三部委相继退出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

  三部委相继退出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
  

教育部等三部委退出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 该活动办公室”曾在全国推广“小黄帽”和“校车”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
  

小黄帽发售企业被收上百万赞助费
  

教育部近日发布声明退出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发起的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并称有人以“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名义与社会公司签署协议进行商业牟利,与其无关。就在昨天,国家质检总局、国家安监总局官同日发表了类似“退出”声明。至此,参与该项活动的三个中央部门全部退出,引发公众的热议。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近五年来,“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在全国范围内组织推广“小黄帽工程”和“校车工程”等活动,并借“小黄帽”向企业收取上百万的“赞助费”和“保证金”,甚至与山东一家企业引发商业纠纷,对簿公堂。
  

另外北青报记者发现,在三部委对该活动退出的同时,北京部分区今年的小黄帽工程至今未启动。
  

安全教育办公室曾在全国推广“小黄帽”和“校车” 三部委发声明全部退出
  

7月22日,教育部发布声明退出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发起的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一周内,国家质检总局、国家安监总局官发表了类似“退出”声明。三部委先后发布的声明均这样写道,2011年8月31日,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会签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的通知》,部署开展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而近年来,有人以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名义与社会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收取相关费用,从事牟利活动,并产生民事纠纷。
  

三部委均表示,上述活动违背了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的公益性原则,未获授权,所签协议为无效合同。同时提醒广大企业和个人谨防上当受骗,并声明上述活动与该部委无关,自即日起退出中国关工委所涉的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
  

那么,三部委所称的“ 安全教育办公室”是何来历?据公开文件显示,2011年8月,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会签教育部、国家安监总局、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的通知》。随后,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领导小组成立,并设立“安全教育办公室”,该办公室的日常工作接受中国关工委的直接领导。
  

据“安全教育办公室”官方站信息,领导小组主任是中国关工委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杨志海,执行主任是中国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郭锡权,副主任则由几个会签单位各派出一名司局级官员担任。活动办公室主任名叫张明,负责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的具体执行工作。
  

“安全教育办公室”自2011年成立以来,干了不少事。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小黄帽工程”和“校车工程”。打开“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的“校车工程”一栏可见,2013年7月, “安全教育办公室”还承办了“国家校车展览会”。页下面则有一众汽车企业的链接。
  

“安全教育办公室”向小黄帽发售企业收上百万“赞助费”
  

北青报记者留意到,三部委的“退出”声明中均提到“收取相关费用,从事牟利活动,引发民事纠纷”一事。北青报记者随后看到济南市中院的一份判决书,案号是“济商初字第241号”,该判决文书详细说明了济南泰山智文化有限公司与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等单位的合同纠纷。
  

原告济南泰山智公司诉称,2012年,该公司与“ 安全教育办公室”签订合同,约定该公司出资300万元,由该办公室授权该公司负责山东省区域内的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并将“小黄帽”区域发售权交给泰山智公司,每套“小黄帽”的定价为33元。因安全教育办公室没有银行账号,不具有法人资格,200万元的费用以“赞助款”“保证金”的名义,分次汇入“北京某国淼公司”账户,另有100万元汇给了安全教育办公室督导员郭某某。
  

文书中还提到一签订协议书的细节,郭某某以及 “安全教育办公室”主任张明还反复解释:“赞助款是四部委要求,各省都有。各省的款各省用,赞助款先放在安全教育办公室,你们如果不做了,赞助款和保证金一起退。”该办公室还承诺泰山智公司举办的区域性重大活动,安全教育办公室根据实际需要协调相关部、委、办或盛市相关领导主持、出席、讲话、授牌等。
  

北青报记者还注意到,此次案件,中国关工委、教育部、国家安监总局、国家质检总局都被列为被告告上法庭。开庭审理时,中国关工委未答辩,教育部、国家安监总局、国家质检总局都答辩称自己只是会签单位,共同发起过这一公益活动,并未授权中国关工委、“安全教育办公室”借此从事商业活动。2014年5月,济南中院判决“安全教育办公室”向上述公司返还300万活动经费,并赔偿人工及租金损失近100万元。
  

依照判决,中国关工委、教育部、国家安监总局、国家质检总局要承担共同还款责任。据了解,判决生效后,教育部等三部委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最终判决三部委无需再承担相关赔偿责任。
  

交赞助费看重的是国家部委的身份
  

对话人:济南泰山智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魏景飞
  

北青报:你公司当初为何会交“安全教育办公室”赞助费,你们觉得正常吗?是不是有权力寻租的嫌疑?
  

魏景飞:当时签约也是看重国家部委的身份。因为是四部委的部门,是国家机关,说话是算数的,所以当时还是比较放心签的协议。当时的工作主要是围绕推广“小黄帽”展开的,但我们很快发现不对劲,其实在济南的推动落地根本就还没展开,这事儿就停摆了。
  

北青报:怎么发现其中不对劲的?能说一下贵公司交给“安全教育办公室”300万费用的细节吗?
  

魏景飞:对于这300万,我现在不做个人判断。案件现在在执行,我也不愿说更多细节,等我们团队有个说法后再对外发布,感谢你们关注。
  

北青报:2014年,你们跟“安全教育办公室”打官司,法院最终判决“安全教育办公室”退还你们300万以及赔偿你们人力等损失费。现在执行情况如何?
  

魏景飞:判决书下来两年了,我们没有拿到一分钱。
  

北青报:最近一周,教育部等三部委相继退出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并表示不承认签署的协议有效。你对此知情么?
  

魏景飞: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的,对我们来说太吃惊了。这两天我们在开会,商量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安全教育办公室”官方地址已人去楼空
  

昨天,北青报记者打开“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的官方站,发现其首页的主管单位一栏仍未撤掉“教育部”等部委的字样。官“通讯方式”一栏显示,该办公室的办公地点位于北四环西路88号院36号楼三层,经北青报记者昨天实地探访发现,“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 已人去楼空。
  

北青报记者在北四环西路88号院南门的警卫室了解到,在该院的外部入驻单位名单中,无法查询到“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的名字及相关信息,官上所提供的四个电话号码中,其电话仅被接通一次,自称是该办公室
  

北青报记者来到36号楼,该楼正门上方挂着“商业服务中心”六个银色大字。据当地居民介绍,36号楼主要用于出租,一层、二层分别是超市、水果店和食堂,三层、四层、五层都用于出租给外部单位。北青报记者从侧门进入36号楼三层,发现该楼层唯一入口有一扇关闭着的玻璃门,门口右侧的墙上有一个亮着绿光的指纹打卡器,门上贴着“北京智尚捷付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字样,透过玻璃门可以发现该楼层已被该科技公司租下,而原本的“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已不知去向。询问在四层办公的
  

北青报记者随即询问了几位附近的居民和楼内其他单位的36号楼办公,但办公时间并不长久,“原来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就挂在这栋楼一层门口,那个单位搬走之后这个牌子也就不见了。”王先生说。
  

在该办公室站的法律顾问板块里,排在首位的律师安洪山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当年经朋友介绍做了该办公室的法律顾问,“当时就问我能把你名字写上吗,我说写吧没事儿,”只在第一年参与了一些房屋租赁方面的法律咨询工作,之后就没有联系了。他还称该办公室最早在西直门办公,后来又挪到积水潭附近,在得知现在办公地点为北四环后表示“又搬家了”。
  

办公室执行主任目前已从关工委官消失
  

据“安全教育办公室”官方站信息,其办公室执行主任是中国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郭锡权。昨天,北青报记者查询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官方站,发现在领导名单一栏中,郭锡权已从常务副主任名单中消失。
  

目前,常务副主任一职中尚有9人,已经没有郭的名字。据了解,郭锡权为1932年生人,如今已经84岁高龄。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郭锡权在担任中国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期间出席过不少活动,最近的时间主要集中在2012年和2013年。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关工委联络处一位相关负责人,希望进一步了解此事,对方表示,关于该事件的部分情况并不知情,因此无法答复,会向办公室领导报告。截至昨晚,北青报记者尚未获得相关回应。
  

部分区“小黄帽”征订今年至今未启动
  

北青报记者由多所学校获悉,每年市里都会一年级的新生免费征订小黄帽,每套有三种帽子,分为夏季款、秋季款、冬季款,帽子上带有特制的反光条。
  

“每年市教委会发通知,要求区教委对一年级新生进行数量统计,统计好数量之后由制作厂家制作,厂家制作好之后直接由厂家送到区教委,再由区教委分发到各个学校,”一位区教委知情人士透露,“今年这个工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也不知道为什么。”
  

统观北京小学生目前对小黄帽的使用情况,除了小部分学校还要求学生每天戴小黄帽之外,大多数学校都已不统一要求使用,“小黄帽这个工程,感觉都经历好几代人了,从我上学的时候就有,现在我们还在发,但平时不要求他们统一戴。”海淀区某小学老师表示。
  

“学校每年反正会去领,但是基本不用。现在小学生基本都是家长来接,这东西有点过时了。”西城区某学校一位负责老师说。
  

除了小黄帽工程,该办公室涉及另外一大校园工程项目——“校车工程”。与该办公室取消合作后,是否会影响全市中小学校车正常使用?北青报记者经调查发现,此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因为全市校车的问题已经交由教育和其他主管部门共同负责和管理。
  

早在2014年5月,市教委等五部门就已经印发了《北京市校车安全管理暂行规定》,要求在随后的3年时间里,必须保证全市所有接送小学生的校车是按照专用校车国家标准设计和制造的专用小学生校车。
  

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张昆龙

You may also enjo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